最新生日祝福古诗_精选生日祝福语

所属分类: 生日祝福语

最新生日祝福古诗_精选生日祝福语


  生日是一个纪念日,纪念着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的日子,下面是小编整理的生日祝福古诗,欢迎阅读!

  辛巳自寿

  宋·舒岳祥

  六十三翁自荷天,乱馀骨肉几家全。

  不材幸度龙蛇岁,多病休催犬马年。

  我老思亲空有恨,人生不饮更堪怜。

  差池九子森童冠,屡舞交酬且眼前。

  屡舞:《诗·小雅·宾之初筵》:“舍其坐迁,屡舞仙仙。”

  【焚琴闲话】诗自心底流出。

  为妻作生日寄意

  唐·李郢

  谢家生日好风烟,柳暖花春二月天。

  金凤对翘双翡翠,蜀琴初上七丝弦。

  鸳鸯交颈期千岁,琴瑟谐和愿百年。

  应恨客程归未得,绿窗江泪冷涓涓。

  谢家:闺房,此处代指妻子。温庭筠 《更漏子》词:“香雾薄,透重幙,惆悵谢家池阁。” 华锺彦 注:“ 唐李太尉德裕有妾谢秋娘,太尉以华屋贮之,眷之甚隆,词人因用其事,而称谢家。盖泛指金闺之意,不必泥於秋娘也。” 张泌《寄人》诗:“别梦依依到谢家,小廊回合曲阑斜。”

  【焚琴闲话】前三联都是套路,尾联画风突转,读来令人唏嘘。诗人出差在外还记得妻子生日,真可谓大唐好男人。

  宗武生日

  唐·杜甫

  小子何时见,高秋此日生。

  自从都邑语,已伴老夫名。

  诗是吾家事,人传世上情。

  熟精文选理,休觅綵衣轻。

  凋瘵筵初秩,欹斜坐不成。

  流霞分片片,涓滴就徐倾。

  都邑语:此处指在成都写的诗。宗武是作者幼子,乳名骥子,作者多次写诗称赞他。如《遣兴》:“骥子好男儿,前年学语时,问知人客姓,诵得老夫诗。”

  诗是吾家事:杜甫祖父杜审言,以诗知名于世,为“文章四友”之一。杜甫认为诗为自己的家学,故云。

  人传世上情:人们以为我在成都给你写诗只不过是世间寻常的父子情(而不知"诗是吾家事")。

  文选:南朝梁萧统所编先秦至梁的诗文总集《文选》。

  休觅彩衣轻:这句是说不必像老菜子身穿彩衣在双亲身边嬉戏。《列女传》载,老菜子行年七十,著五色彩衣,以娱双亲。

  凋瘵(zhài):老病。

  筵(yán)初秩(zhì):生日之筵刚排好。

  欹(qī)斜:倾斜,歪斜。杜甫衰弱多病,筵席间不能端坐,故云“欹斜”。

  流霞:传说中的仙酒。形容美酒。流霞亦指浮动的彩云,联想到仙人餐霞,故云“分片片”。

  【焚琴闲话】二三两联把祖父、自己、儿子都夸到了,老杜先生实在是太有(zi)才(lian)了。另,诗题很接地气。

  少女生日感怀

  唐·戴叔伦

  五逢晬日今方见,置尔怀中自惘然。

  乍喜老身辞远役,翻悲一笑隔重泉。

  欲教针线娇难解,暂弄琴书性已便。

  还有蔡家残史籍,可能分与外人传。

  晬日zuì rì:生日

  隔重泉:指诗人的妻子去世。

  便:适合。“暂弄琴书性已便”:弹琴写字更适合(符合)小女的心性。古人相关诗句:“闲居最与性相便,勤即翻书懒即眠”,“村居便野性,况复是清秋”

  【焚琴闲话】当年大才子蔡邕家中藏书丰富,他修的汉史还没完成就入狱去世。几经战乱后,蔡家的书散失无几,后来她的女儿蔡文姬凭记忆默写了很多出来。诗人以蔡邕自比,自然也希望自己的女儿像蔡文姬一样聪慧。

  生日和聂吉甫

  宋·文天祥

  青蒲花未老,黄竹笋初生。

  细味诗工部,闲评字率更。

  大江流日影,时鸟说春荣。

  共作千年计,身谋政自轻。

  诗工部:杜甫的诗,杜曾任检校工部员外郎。

  字率更:欧阳询的字,唐书法家欧阳询曾任率更令。

  【焚琴闲话】大江流日影,时鸟说春荣。文丞相好诗句,可惜大家都只记得他的《正气歌》和《过零丁洋》。

  乐全先生生日以铁拄杖为寿二首(其二)

  宋·苏轼

  二年相伴影随身,踏遍江湖草木春。

  擿石旧痕犹作眼,闭门高节欲生鳞。

  畏途自卫真无敌,捷径争先却累人。

  远寄知公不嫌重,笔端犹自斡千钧。

  【焚琴闲话】这是东坡先生以铁拄杖为礼物送人,中间两联写得很有情趣,尾联在客套之余,还顺便夸了对方一把,乐全先生看后想必十分受用。

  淡圃兄生辰有诗次韵

  宋·艾可翁

  来寿吾兄玉局仙,郎君亦自醉颓然。

  乱离难得团圞日,清健何须少壮年。

  投老宦情云在壑,忧时心事日行天。

  遐龄此去应如鹤,蕙帐月寒相对眠。

  玉局仙:玉局观提举的戏称。苏轼曾任玉局观提举,此处以寿星比苏轼。

  【焚琴闲话】首联开门见山,中间是宽慰和赞赏,尾联收结,也是套路之一。

  自寿

  宋·李刘

  光景不相待,流年剧箭过。

  酸辛前诏左,科甲后生多。

  命蹇穷为祟,愁多睡作魔。

  盖棺方事定,有酒且高歌。

  【焚琴闲话】虽是真情流露,但前贤告诫我们,“不可作寒酸语,即愁苦之音,亦以华贵书之”,诚哉斯言!